倩倩网 > 医药资讯 > 恶病再三来袭贫苦家庭 祈求伸出援助之手

恶病再三来袭贫苦家庭 祈求伸出援助之手
2020-06-28 19:55:18   

法制晚报讯 (记者 苏妮) 董小明来自甘肃天水铁路沿线的偏远村庄,他与妻子邵秀玲以种地为生,育有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大女儿和二女儿先后因患红斑狼疮不幸夭折后,三女儿媛媛也患上此病。  近期媛媛又持续发烧,一家人来京求医,但难以支付检查费和治疗费,父母向本报求助,希望好心人帮忙,“我已经失去两个孩子,真的不想再失去一个了”。  她的病情 连续高烧 脸色惨白身体浮肿  2012年8月,12岁的媛媛在兰州市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狼疮性肝炎。进京求医治疗后,媛媛回到了老家,重返校园。  可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今年5月,媛媛又开始发高烧,一烧就是4个多月。9月初,一家人再次来京求医。起初他们住在80元一天的地下室里,半个月后才排队住进病房。  近日,记者来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病房看望媛媛。惨白的脸色和因长期服用激素而浮肿的身体,使她看起来并没有一般14岁花季女孩该有的活力和生机。连续的高烧透支了她所有的体力,就连坐着额头都会不断地渗出汗珠,走路更是疲惫不堪。  她有梦想 想当医生 治好各种疑难杂症  从确诊后,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媛媛就一定会坚持到学校去上课。  今年9月开学前,邵秀玲给媛媛买了新书包,当时媛媛喜欢的不得了,背上对着镜子照了又照。但这个学期开学时,他们一家三口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媛媛又一次离开了课堂。“那个新书包现在还放在家里,媛媛再也没背过”,邵秀玲有些哽咽。  媛媛告诉记者,她特别想早点回到学校上学,想考上大学,长大后做一名医生,“因为我失去了两个姐姐,我想挽救更多的生命,想治好世界上的各种疑难杂症”。媛媛虚弱地说。  她的母亲 连失两女 不想再失去孩子  提起媛媛的两个姐姐,邵秀玲的眼泪就开始止不住地流。  二女儿在一岁多时,患上了系统性红斑狼疮,2000年春节,别人家都忙着置办年货,而他们一家人却在医院度过。大年初四,二女儿永远地离开了。8年后,12岁的大女儿也开始高烧不退,一查,还是红斑狼疮。  邵秀玲谈起大女儿,除了悲伤就是夸赞,大女儿很懂事,自己买中药、自己熬。但2011年年底,她还是因各脏器衰竭去世。离开前,她还紧紧拉着父亲的手说:“爸爸我爱你,爱妈妈,要照顾好弟弟妹妹。”  “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尽力给孩子治病,我们已经失去俩孩子了,真的不想再失去一个了。”邵秀玲说。  困难重重 病因难查 费用难倒这家人  媛媛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每天的医药费、住院费让一家人倍感压力,小小的一颗治疗红斑狼疮的激素类药物就得十几元。  媛媛的主治大夫杨医生告诉记者,媛媛确实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但近半年以来连续高烧不退的原因至今没有查清。经过这些日子的检查和专家会诊,媛媛的病被怀疑是嗜血综合症,病因是否与服用治疗红斑狼疮的药物有关还需留院做多项检查。  这一项项检查要是做下来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其中一项可以确诊病情的检查收费高达一万多元。但为了给前两个女儿治病,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已经欠了近8万块钱的债,如今一点经济来源都没有的董小明夫妇连做检查的费用都快负担不起了,对于随后的治疗想都不敢想。  今天,董小明告诉记者,虽然很无奈,但他已经回到老家开始向亲戚朋友再借一圈儿钱,但希望不大,“人家没催着还钱就不错了”。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